您当前位置:洗冤网 >> 法治新闻 >> 国内冤案 >>

两高中生涉嫌强奸杀人:DNA未检出,却判无期

更新日期:2017/4/12 10:31:20 本文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阅读:

  核心提示:一份未检出强奸嫌疑人DNA的重要司法鉴定,公诉人竟然没向法庭出示质证,嫌疑人却被判刑!但是,这份关键的司法鉴定却遛入一审法院的卷宗档案。二审未开庭审理,依然不见这份关键证据的影子,裁定维持原判。其间,有关司法机构涉嫌违法的隐情云山雾罩。这,牵涉湖南省娄底冷水江市两名被判无期徒刑高二生的清白!2017年4月11日,两高二生的父母向最高人民法院深圳第一巡回法庭申诉,据悉法官已经收下申诉材料。当下,两家人期盼该案能够早日启动再审监督程序。


作者简介

侯斌雄,200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法学院。曾先后供职南方都市报、时代周报与界面新闻等媒体。前资深调查记者。

       原标题:

       冷水江一份被隐瞒的司法鉴定——

       两高二生涉嫌强奸杀人案:DNA未检出,却判无期



       提要:一份未检出强奸嫌疑人DNA的重要司法鉴定,公诉人竟然没向法庭出示质证,嫌疑人却被判刑!但是,这份关键的司法鉴定却遛入一审法院的卷宗档案。二审未开庭审理,依然不见这份关键证据的影子,裁定维持原判。

 

       其间,有关司法机构涉嫌违法的隐情云山雾罩。这,牵涉湖南省娄底冷水江市两名被判无期徒刑高二生的清白!

 

       2017年4月11日,两高二生的父母向最高人民法院深圳第一巡回法庭申诉,据悉法官已经收下申诉材料。当下,两家人期盼该案能够早日启动再审监督程序。

 

 




       发自湖南冷水江

 

 

       2009年8月25日夏夜22时许,湖南娄底冷水江市制碱厂居民刘某(化名,下同)被发现上半身和下体赤裸、受伤倒在生活区11栋楼的天台上,送医抢救无效死亡。此前约21:10,她居住的生活区里忽然狂风闪电,却不到半小时风平电静。

 

       冷水江市公安局,在两天之后的8月27日夜晚23时左右传唤两名高二生刘浒和谢伟。两名嫌疑人30日被刑拘,并指认现场。

 

       谢伟2016年10月24日深夜在湖南省娄底监狱,止不住控诉心底的愤怒:“我一定会坚持伸冤到底,追究违法办案的公检法人员法律责任!”不满17周岁的他和刘浒,终审被判处强奸罪、处以无期徒刑。接着,申诉与之后的抗诉皆被驳回。但是,他俩每一年都拒绝认罪减刑,坚定喊冤!当年两人是冷水江市六中学生,到2017年1月份已入狱7年多。在这一系列的司法流程里,一个重要的办案细节显得蹊跷。

 

      2009年12月18日湖南省公安厅对刘某被强奸案作出一份物证司法鉴定书(简称鉴定书),寄回冷水江市公安局。但是公安局在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娄底中院)一审开庭后的一个月,向法庭书面说明却未收到鉴定书。

 

       谢伟的父母谢国东、余利云和刘浒的父母许小红、刘肃洞等家长,经过一番努力,于申诉被驳回后的2014年4月份才从娄底中院意外获得鉴定书。根据鉴定书结论,他们断言两个孩子没有犯罪!鉴定书,于是成了谢伟和刘浒证明无辜的救命稻草!

 

       特约记者独家调查发现,娄底市检察院(简称娄底检察)其实在开庭前很早就收到冷水江市公安局移交的鉴定书,但是唯一的公诉人并未向法庭出示鉴定书质证。随之而来的二审裁定和申诉驳回书,均没有显示这份鉴定书的存在!

 

       然而,这份关键的证据悄无声息地隐入一审法院审结的卷宗档案!其间之隐秘,云山雾绕。

 

       2017年4月11日,两名高二生的父母向最高人民法院深圳第一巡回法庭申诉,法官收下了申诉材料。当下,两当事人及其父母期盼一巡庭早日再审监督。

 

 

       夜幕下的天台强奸

 

 

        “世界锑都”冷水江市位于湘中地区的娄底市,冷水江市制碱厂是一家有着近30年历史的企业。制碱厂拥有厂房、生活区、幼儿园、子弟学校和职工医院等,来自各地的居民数千人。开放式的制碱厂生活区(简称生活区)氛围仍然停在1990年代,尽管距离市区二十余里,却在冷水江市自成一体。

 

       2009年8月25日晚19时天气晴好,夜幕还没降临。这一天,生活区依然平常如旧。晚饭后,有的居民出门去跳广场舞或打牌,一派安详。那时,人们不知道一场强奸案正在逼近。

 

两高中生涉嫌强奸杀人:DNA未检出,却判无期

上图:2016年10月24日下午,两位家长谢国东、许小红指认刘某被强奸致死的天台现场。拍摄:侯斌雄

       一审判决书显示:“22时左右,刘某的儿子刘克宇及廖求松等人上楼顶寻找刘某,发现刘某躺在地上上下身赤裸,嘴吐血泡,呼吸困难,便与刘国荣等人将刘某送至冷水江人民医院抢救,刘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刘克宇等亲属看见刘某受伤,立刻报警。

 

       41岁的刘某生活在一生活区11栋,根据她的丈夫和儿子刘国荣刘克宇的笔录,她习惯夜晚上天台散步。

 

       当晚冷水江市公安局刑侦人员到达现场,从2009年8月25日23:45——8月26日02:10勘查。刑侦团队共7人,由冷水江市公安局局长陈跃辉、副局长苏晖带领刑侦大队、技术室负责人、干警等抵达。刑侦人员拍照提取了,带血迹的白色乳罩等物品。

 

       2009年8月26日上午10时许,冷水江市公安局对遇害者刘某进行尸检。29日得出结论:“死者刘某生前被他人持钝器及拳头致伤头、面部,造成头皮广泛性淤血,蛛网膜下广泛性出血,钝力性外力致伤颈项部,手堵嘴压迫呼吸道、造成窒息,导致呼吸、循环衰竭死亡”。

 

       2009年11月16日,刑侦人员袁国生、戴哲林书面说明送检物证检材DNA鉴定。“我局刑侦大队在现场勘查时,对刘某的乳罩依法予以提取,并随机送往湖南省公安厅DNA鉴定中心进行检测,目前暂且未有检测结果。”

 

       冷水江市公安局在生活区展开侦查,调查了很多居民和死者刘某的亲属们。

 

       刘爱玲、刘红梅和成艳英3名妇女接受过刑侦人员调查,作笔录:8月25日21:17,因为突然刮大风,她们在职工子弟学校提前结束跳舞回家。路过案发的11栋楼下,碰见一个陌生男人背对着一边抽烟一边看着前方。她们没有注意太多继续往前走,经过11栋1单元时从楼上掉下一个红色的烟头,抬头却不见人影。另外,案发现场斜对面约20米远的14栋居民刘志斌向冷水江市公安局汇报了一条线索:8月25日19:30——19:40(估计)天还没有黑,他和妻子黄桂英刚出门欲下楼散步,偶然看见刘浒和另一年轻人从五层的楼梯向上走。因为楼底刮风,大约21:10回到家。

 

       谢伟家的楼下邻居徐柒林和生活区诊所医生肖作炬,曾经向谢国东、许小红等家长作证:2009年8月25日晚过了21时,生活区突然刮起大风并剧烈闪电。2016年10月24日傍晚,居民王旭利、邹有姣也向特约记者予以证实。

 

       不久,8月27日晚上23时左右,刘浒和另一年轻人(好朋友谢伟)被冷水江市公安局以协助调查的名义传唤。家长们2016年10月20日告诉特约记者,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受害者刘某生前曾任教碱厂职工子弟小学,教过谢伟和刘浒。

 

       一审判决书显示,“经审理查明:2009年8月25日晚7点多钟,被告人刘浒、谢伟在一生活区门球场观看手机上的淫秽录像后,产生性冲动。刘浒讲要求找个妹子发泄一下,谢伟同意,谢伟提议去强奸刘某,因为刘某经常一个人在楼顶散步。于是,刘浒、谢伟先到11栋斜对面的14栋楼顶察看……”

 

       但是,判决书里没有明确刘浒、谢伟两人遇见刘某的大致时间,二审裁定书同样没有指明。

 

       30日两人被刑拘,冷水江市公安局刑侦警察当天带去指认现场。根据两人的供述,在11栋附近博大医院左侧的猪舍墙角找到一根木棍凶器。

 

       两人于8月30日被刑事拘留,9月30日被逮捕。

 

 

       两被告案发夜轨迹

 

 

       刘志斌看见刘浒、谢伟的猜测时间误差很大吗?2016年10月23日下午,特约记者采访他了解大致情况。

 

       刘志斌告知,“我们夫妻俩从出门到回家,不超过半小时!”因此,根据居民们反馈刮风的时间推算,夫妻俩碰见谢伟、刘浒可能是20:40,而非接受公安调查时所估算的19点多。他反复强调,当年笔录提到的相遇时间只是猜的!

 

       刘浒、谢伟的家长们对此质疑:刘志斌仅仅看见两个孩子上过14栋楼天台,市公安局怎么就抓他俩?

 

       谢国东许小红起疑,冷水江市公安局的证据除了两个孩子谢伟、刘浒和他俩的供述之外,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指向强奸犯罪。况且,他们四人持续写申诉书,均表示从2009年8月27日起的侦查期间遭到刑讯逼供!

 

       2009年8月25日刘某被害的晚上,谢伟、刘浒的活动轨迹如何,有作案的时间点吗?2016年10月20——23日,特约记者在生活区一带调查采访了一些目击群众们。
 

两高中生涉嫌强奸杀人:DNA未检出,却判无期

上图:湖南冷水江市制碱厂一生活区11栋,2009年8月25日夜居民刘某在天台被强奸受伤,抢救无效死亡。拍摄:侯斌雄。
 

       “晚上20点左右,我们一家四口在家吃晚饭。”谢国东讲,“同住二楼的邻居张丽霞过来串门,玩了一会儿”。饭后,谢国东余利云夫妇抱着幼儿去肖作炬的诊所看病,留谢伟在家。刘某被强奸死亡案发后,冷水江市公安局人员2009年8月28日近中午12时调查了他们夫妻和张丽霞。“警察离开后,张丽霞告诉我,她对警察说在晚上20点左右看见我家吃饭。”2016年10月23日下午,谢国东当着特约记者的面致电张丽霞核实晚饭时间,后者却含糊其词。令人蹊跷之处,侦查卷宗里缺失张丽霞的笔录。

 

       刘浒的父亲刘肃洞告诉特约记者:“2009年8月25日傍晚19:30儿子吃晚饭,我在里屋下关着门一心下电脑军棋,没注意他何时出门玩?刮大风之前,他已经回家。”母亲许小红则讲:“我吃完饭照常出门散步,留下父子俩。起风时回来,父子俩在家。”

 

       谢伟家的邻居徐柒林亦说明:“2009年8月25日20:20,刘浒来楼下叫谢伟一起出去玩耍。”特约记者询问为何确定是20:20?徐回答“看了家里的挂钟!”

 

       谢伟刘浒前往门球场玩耍路过诊所,进门瞧瞧爸妈和弟弟。肖作炬、彭秀华医生夫妇告诉特约记者:“看了挂钟那时20:25,他俩很快就出去。”两个高二生继续走去门球场,居民袁弘良在2009年9月4日16:00——17:36作笔录提及,“我、黄逸舟看见他俩从博大医院往上面门球场方向走。”

 

       谢国东继续说,“小儿子在诊所哭闹,我大概20:40电话谢伟过来带弟弟。打电话时,听他说正返回走到市场旁。后来我明白,他和刘浒此前上了14栋的ih他俩立刻带小弟弟回家。”因此,谢伟刘浒两次出现在诊所的时差25分钟。

 

       2016年10月23日下午,特约记者和许小红、谢国东三人按照正常的速度步行模拟谢伟刘浒往返诊所——14栋楼天台的轨迹,用时约20分钟。因此,两位家长强烈怀疑,两个孩子在25分钟之内,能够爬上案发的11栋天台连续殴打再强奸刘某的所谓供述!

 

       次日的10月24日夜,特约记者短促采访了关在娄底监狱的谢伟。他回忆了刘某被强奸致死的当晚,和刘浒玩耍的的时间轨迹。特约记者一分析,他俩的时间线印证了徐柒林、肖作炬等目击居民的见证。

 

       生活区居民们,特别向特约记者强调:案发之夜,狂风疾电来去匆匆,却没下雨。太奇怪!

 

 

       刑讯逼供疑云

 

 

       谢伟的代理律师喻光设2009年9月2日在冷水江市看守所会见谢伟,得知谢伟遭到刑警队刑讯逼供。他将此情况反馈给办案人员后,9月4日会见遭到冷水江市公安局限制。喻所在的湖南湘都律师事务所,为此出具书面说明。

 

       谢伟和刘浒两名高二生被终审判处无期徒刑后,持续不断写出申诉状。他俩称,娄底监狱和娄底市检察院每年几次劝导认罪减刑,但他俩坚定拒绝!

 

       在申诉状里,两人坚持表明,从2009年8月27日深夜23时许被传唤到冷水江市公安局,连续两天三夜遭遇刑讯逼供。但是,冷水江市公安局的笔录记录传唤时间是2009年8月29日23时。与两名被告申冤提及的传唤时间,相差2天。

 

       谢伟陈情:27日夜以协助调查为名被带到冷水江市公安刑警大队,直到30日指认现场之前一直遭受各种刑讯逼供。刑讯时,在殴打中不知谁踢中我的后脑勺,一阵剧痛传来几乎晕迷。“在迷糊之中隐约听他们说,干脆帮他签个名,按个手印算了,免得把他弄死就麻烦了。”之后,有警察强行将我在几页写满字的纸张签名按印。同样,刘浒在申冤状里痛诉遭到多种刑讯逼供。

 

       在申诉状里,两人都诉苦,被冷水江市公安局侦查人员逼迫指认所谓的凶器木棍。

 

       2009年8月30日指认完现场,刘浒和谢伟一起被送往冷水江市看守所。

 

       特约记者于2016年10月24日迅速采访到谢伟,他确认了刑讯逼供。他的4张照片,显示手上等部位残留伤疤。

 

       在一审判决书和维持原判的二审裁定书里,冷水江市公安局表明未刑讯逼供谢伟和刘浒的证据,除了两被告人的供述,则是两人的班主任余志宏、赵凡坤签字证明。

 

      就此,两名高中生的家长们2014年4月30日到冷水江市六中对赵凡坤、余志宏老师录音录像核实,否认看见刑警讯问两名学生的过程。

 

       2016年10月23日下午17:25,特约记者在谢国东、许小红刘肃洞夫妇的陪同下,于冷水江市六中采访了赵凡坤班主任。特约记者连连询问,他看见警察讯问刘浒才签字吗?赵凡坤老师回答说“没有,只看了刘浒一眼。在市公安局的要求下,我粗看了几页材料就协助签名了。”继续追问,他明白能以监护人的法律身份签名吗?况且没看见讯问就签名,或许触犯伪证罪?赵凡坤老师立刻沉默无语。另一名班主任余志鸿,则婉拒采访。

 

       家长们质疑,冷水江市公安局依法应该录音录像讯问谢伟和刘浒,一审时却没有展示。

 

       2016年10月24日上午,特约记者就谢伟、刘浒涉嫌强奸刘赟案采访冷水江市公安局,遭遇一名男性工作人员一声“算了”拒绝。

 

 

       关键鉴定潜入法院

 

 

       2010年3月18日,娄底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刘浒谢伟强奸刘某案。被告人刘浒、谢伟、许小红和谢国东上庭,唯一的公诉人马晓慧提起公诉。谢伟的母亲余利云和刘浒的父亲刘肃洞,到场旁听。

 

       谢国东、许小红涉嫌包庇罪,于2010年3月10日被冷水江市公安局再次逮捕。谢国东声称刑讯受伤,由儿子谢伟背上法庭。

 

       娄底检察以娄检公一诉【2010】0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浒、谢伟犯强奸罪、故意杀人罪及被告人许小红、谢国东犯包庇罪,于2010年3月1日提起公诉。刘浒随后对法官痛陈遭到刑讯逼供,气得忍不住踢被告席的栏杆。谢伟同样声称,受到刑讯逼供、不认罪。

 

       6月17日第二次开庭,谢伟继续坚持不认罪。为表清白,谢伟朗诵一句诗:“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刘浒大喊:“我要让你们违法办案的人,以后坐牢!”8月19日直接宣判刘浒和谢伟触犯强奸罪、处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在(2010)娄中刑一初字第19号判决上,谢伟、刘浒坚决不签字,谢国东气晕倒地,许小红欲撞墙自杀被拦住。

 

      一审期间,刘浒的辩护律师刘小华对公诉人马晓慧提问,有对死者刘某尸检的精斑鉴定吗?公诉人没有回答。谢伟的辩护律师喻光设质疑,从侦查、起诉到审判阶段的办案程序违法,缺少人证物证。但是,法庭没有采纳两位辩护律师的意见。

 

       “检察院既然以强奸罪起诉,怎么没有精斑司法鉴定?”家属们2016年10月20日认定冷水江市公安局尸检草率。他们对尸检提出一串疑问,困惑不解。

 

       一审辩护律师刘晓华提出的精斑鉴定质证,牵涉谢伟和刘浒是否强奸刘某的直接证据。

 

       2016年10月下旬,特约记者从知情人陈胜(化名)处掌握了一份包括精斑确证实验的鉴定书,即公(湘)鉴(法物)字【2009】1760号《法医物证鉴定书》。鉴定书,对刘某尸体作出了精斑、胸罩血迹等鉴定结论。

 

       陈胜推断:湖南省公安厅于2009年12月18日作出鉴定书后,应该很快寄回冷水江市公安局。

 

       但是,一审开庭后的2009年4月7日,刑侦队员袁国生、戴哲林共同出具书面说明,“现省厅DNA鉴定中心回复以上检材的鉴定结论报告已经寄出,但我局刑侦大队暂未收到。”

 

两高中生涉嫌强奸杀人:DNA未检出,却判无期

上图:重要的湖南省公安厅个物证司法鉴定书。拍摄:侯斌雄。

 

       2016年10月20日下午,特约记者去湖南省公安厅找到鉴定人之一:副主任法医师陈水琴,确认了鉴定书的真实性。

 

       特约记者细阅览了该鉴定书,主要内容如下。送检物证及样本,包括:“1、刘某连衣裙上的班迹,标记为1号检材。 2、刘某乳罩上的血迹,标记为2号检材。3、刘某的阴道擦拭物,标记为3号检材。4、刘某的乳头擦拭物,标记为4号检材。5、刘某大腿内侧擦拭物,标记为5号检材。6、受害人刘某的血样一份,标记为6号检材。7、刘国荣(刘某的丈夫)的血样一份,标记为7号检材。

 

       2009年9月1日补送:8、犯罪嫌疑人谢伟的血样一份,标记为8号检材。9、犯罪嫌疑人刘浒的血样一份,标记为9号检材。”检验过程显示,“1、精斑确证实验(PSA金标试纸条):3号检材为弱阳性;1、5号检材为阴性。”关于对STR多态性检验结果的论证表明,“2号检材为一混合基因型,包含6号检材及另一未知男性的基因。”

 

       因此,鉴定结论如示:“1、从送检的3、5号检材上仅检出受害人刘赟的生物成分。2、不排除送检的2号检材上的血迹系受害人刘某与另一男性共同所留。3、送检的1、4号检材均未获STR分型,无法比对。”

 

       根据这份鉴定书,谢国东、许小红等双方家长做出合理推断。既然刘某的阴道擦拭物检验出精斑呈弱阳性,说明她遭到强奸。但是没有检测出刘浒、谢伟的精斑,证明两人没有强奸!而且刘某的乳罩血迹含有一名未知男性的基因,说明她被该未知男人强奸。因此,双方家属断言两个孩子没有强奸犯罪!

 

       特约记者随后在娄底、冷水江市两地深入调查,一审开庭之前冷水江市公安局没收到鉴定书吗?娄底检察审查前者移送的侦查材料里,无鉴定书?

 

       陈胜2016年10月下旬明确告知特约记者,今年3月份找到时任公诉人马晓慧,询问当年为什么不向法庭出示鉴定书等重要问题?马晓慧答复称:娄底检察早就收到冷水江市公安局移交的鉴定书,“没有鉴定书,检察院不会起诉!”但没有回答,为什么不向法庭出示鉴定书。

 

       10月25日上午,特约记者在娄底市见证陈胜向马晓慧再核实的全过程。马晓慧承认娄底检察早就收到鉴定书,但对陈胜又追问上述问题则警惕起疑,否认曾经答复过。当年一审,被告人刘浒、谢伟及其家长始终没看见公诉人马晓慧出示这份司法鉴定。他们百思不得其解,一份被隐瞒的关键鉴定书,如何神秘地遛进娄底中院的卷宗档案?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听取辩护人的意见,决定不开庭审理”,于2010年12月8日驳回上诉,作出维持原判的刑事附带民事裁定书。二审的委托律师们,分别是:湖南万和律师事务所的李志锋、王永贵、袁伟平和韦当。在二审裁定书里,同样没有鉴定书的影子。谢国东等家长拿到(2010)湘高法刑终字第150号裁定书之前,根本不知道二审的任何进展。就利于被告人无罪的证据未被公诉人质证却入了法院卷宗档案,特约记者2016年10月30日——11月2日采访了多名律师,他们答复称:如果情况属实,全部参与的公检法人员至少触犯徇私枉法等罪。

 

       两被告和双方家长先后于2012年向湖南高院申诉和2013年向湖南省人民检察院提请抗诉,均遭驳回。2016年8、10和12月份,家长们断续赴京到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未果。眼下的2017年1月份,谢伟、刘浒及其父母们渴求案子能够早日启动再审监督程序。他们自从意外地获得司法鉴定后,坚持申冤的信心更顽强,继续踏上司法平反的征途。

 




【副稿】


 

        谁在包庇、纵容黑社会?
 

 

        文 | 萧韬
 

 

        被告人谢伟的母亲余利云,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组织案,从临近2012年农历春节起失踪。他的父亲谢国东被抓挨打,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右腿受伤行路摇晃、头脑迟钝。另一名被告刘浒的母亲被判刑四年出狱,记忆力减退。他的父亲刘肃洞虽然没有经历牢狱之灾,脑子受家庭变故的刺激经常失忆。

 

        两家父母的身心受损,缘起于2009年8月27日夜23时许刘浒、谢伟两个孩子被协助调查一起强奸案。

 

 

        三家长挨打被抓

 

 

        2009年8月28日,两位母亲余利云、许小红去冷水江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了解儿子被警察带走的情况,但失望而归。29日枯等一天,再计打算。8月30日上午,两位母亲又去打听,却遇上挨打之变。

 

        2016年10月20日,许小红向特约记者回忆了被打之况。“我俩到刑警大队,不知为什么警察们立刻上手铐,说:两个小孩做了强奸案。我俩犯了包庇罪,要被刑事拘留。随后,分别被带入审讯室讯问。”警察们用一根绳子反吊起她,逼她承认儿子当天晚上告诉强奸事。后来把她从刑讯椅放出下了手铐,一脚踢到墙边站马步,“还抓住我的头往墙上撞,撞晕了。”她说起被打的旧事,欲哭无泪。“他们以各种手段折磨我,使得我精神崩溃,死去活来,于是屈打成招!”

 

        另一名当事人余利云失踪,特约记者从她的申诉书里看见被冷水江市刑警殴打的回顾。“我和许小红分别被押进审讯室,2个刑警把我双手紧紧铐在老虎凳上,另外几个刑警狠狠地拳打我的头、脸和背,还猛扇几个耳光。眼睛,几乎被打瞎。当时,我被打昏死在老虎凳,全身是伤,喝水都很痛!”余利云要给一岁多的幼子喂奶,被家里为儿子聘请的喻光设律师在次日凌晨2点担保出来。2009年9月2日,她到娄底市锑都司法鉴定所鉴定伤情:视力0.4等,结论:多处软组织挫伤,左眼挫伤,构成轻微伤。

 

        同一天的30日上午近12时,谢国东在家带幼子睡觉,冷水江市公安局警察直接带走他。离开时,一岁多的小儿子孤零零睡在床上。“在去市公安局的警车上,黄华、袁国生两警察爆粗口威胁我知情儿子强奸,我坚决否认!”一进入审讯室,黄华拿两块绿布包裹他的手腕上铐,再用粗绳子穿过天花板垂下的横杆将他吊上空中,上上下下吊晃很久,还将他在空中打秋千、圈圈转转(俗称吊半边猪)。“黄华警察恶声对我说,‘谢国东,告诉你,今天死者家属对我说,要我代表他们为死者报仇’!”

 

        谢国东2016年10月20日继续说,承办刑警将事先编造的所谓谢伟、刘浒供述强奸刘赟的材料,合编成他的交代材料,直接逼他签字。他拒绝,警察们又上酷刑,无奈之下只有签名。他声称自己的脚已经被搞残(证据交给湖南省高院),手腕留有伤疤。

 

        二位家长谢国东、许小红,涉嫌犯包庇罪,于2009年8月31日被冷水江市公安局刑拘,9月30日被逮捕,11月9日被冷水江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0年2月5日被娄底检察决定取保候审,3月4日被娄底中院决定逮捕。3月10日再一次被冷水江市公安局执行逮捕。余利云,另案处理。

 

        一审判决,谢国东犯包庇罪,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许小红犯包庇罪,有期徒刑四年。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2016年10月24日上午,特约记者就刘浒谢伟强奸案及其衍生的三家长被打被关事宜采访冷水江市公安局,遭对方拒绝。

 

 

        余利云恐惧失踪

 

 

        2010年11月23日上午,余利云抱着幼子,在丈夫谢国东和表姐陈淑桃的陪同下接受冷水江市人民检察院曾某等两名检察官传唤。谢国东等在检察院大楼边,表姐陈淑桃站在楼上的传唤室门外。2016年10月21日下午,谢国东向特约记者转述了妻子余利云被传唤的经过。余利云抱着幼子进到传唤室,遭检察官威胁将被起诉上法庭,并要求在自首材料签字,她拒签。突然门外吵架,两检察官出去劝架。

 

        “小儿子玩耍,从办公桌面的材料摸出一页纸掉地上,我老婆捡起粗粗一看。”谢国东回忆,“这页纸上写着,她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组织案。我老婆一时气急,抱起小儿子准备从窗户跳楼自尽。”我看见她探出头,迅速跑到楼下伸手欲救。这时一个检察官恰好返回传唤室,拉住我老婆后,又立刻出门打电话。陈淑桃听见室内动静,便进门瞧个究竟。

 

        10月24日傍晚,陈淑桃对特约记者讲了后半段经过。

 

        检察官致电冷水江市公安局一名警察,过来劝余利云签字。刚好,警察是她以前教过的学生胡涛。“我问胡涛,你们公安局怎么能乱办案子?他说这案子没参与。”说到这里,陈淑桃泛起泪花。

 

        检察官和警察一起力劝,余利云坚持不签字。曾姓检察官于是转而叫陈淑桃代签,陈不签,“我知道,代签违法犯罪!”陈淑桃继续回顾,“曾检察官威胁说,你不签会后悔!”传唤不超过半小时,余利云等四人离开冷水江市人民检察院。

 

        就余利云被传唤的经过,特约记者欲求证冷水江市人民检察院未成。

 

        谢国东讲:“我老婆偶然间看到被扣上包庇、纵容黑社会组织罪,吓坏了。临近2012年农历春节,失踪!”他叹息着,杳无音信。

 

        2016年10月底,特约记者得到从娄底市公安局流出的一份追逃余利云的《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案件编号:A4325025019992009080026,案件类别: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案。逃跑时间:2011年3月24日,签发日期:2012年4月13日。入省登记库时间:2012年4月16日,入部登记库时间:2012年4月16。

 

        谢国东告诉特约记者,亲属们根本不知道余利云被追逃。老婆生死未卜,谢一提起她就落泪:“几年下来,我一直担心她。”

 

 

        家长们有家难归

 

 

        谢伟、刘浒涉嫌强奸刘某被抓后,两家的平静生活从此被打破。

 

        2016年10月24日中午,谢国东告诉特约记者,“尽管我家被害得妻离子散,可是我从看守所出来至今,陆续受到不明人士的生命恫吓。”

 

        2012年12月的一天谢国东准备出门,从窗帘的缝隙忽然发现一个30余岁男子拿着摄像头蹲守在外。他暗暗观察了一个多小时,直到接到上班的通知才迅速出门。在走廊,那人紧跟。“我下楼梯一回头,瞧见那人准备摸东西,吓得飞快跑出楼,骑上摩托车离开。”

 

        几天后从内兄家骑摩托车回家,途中看到前面路边停着一辆红色小车。经过时听见车内两人议论,“谢国东来了,准备下手!”他立刻加大油门抄小路回家,那小车没追上。

 

        考虑到人身安全,谢国东离开冷水江市,漂泊外地打零工,不敢回家。

 

        “就在9月份我听周边邻居说,还有不明人员上门巡看。”谢国东恼怒,究竟什么势力对他杀人灭口?

 

        谢国东说起一家四口人:冤枉被关、莫名失踪、寄人篱下和流落打工。想着有家难归,他潸然泪下。

 

        刘浒一家,比起谢伟家的惨况不相上下。母亲许小红于2013年12月30日出狱后,听闻谢国东连遭威胁,也流落他乡打钟点工。父亲刘肃洞继续留在冷水江市制碱厂上班,枯守家中。

 

        谢伟、刘浒两家人,相互搀扶,徘徊在喊冤路上。







上一篇:彭金成案求助材料评审意见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